如果酒駕唯一死刑,那闖紅燈要不要乾脆也判死刑?

最近,政府修法加重酒駕刑罰,但早在16年前,立委們早就開始討論相關議題了,只是在當時,朝野立委的立場與今天大不相同。會造成態度180度大轉彎,無非是因為媒體高頻率、戲劇化地報導酒駕新聞,進而影響了民意,最終促成這樣的結果。


 

各位幫友打給厚,我是貓鷹,本領是造謠生事。早年經營部落格《台北‧都市傳說》迷惑眾生,現為行銷工作者,專門欺騙消費者。這次,FHM給我一個說書人頭銜,什麼是說書人?半真半假、話中有話、唬得既不柴又不油,方為上上道。不信?請看。

 

立法院三讀通過了《道路交通管理條例修正案》,大幅加重了酒駕刑罰,而且還加入「連坐法」,如果司機酒駕,乘客也要受罰。最新的酒駕罰責,調整如下:

 

*拒絕酒測者,從原本罰9萬調高至18萬元。

*機車酒駕初犯,處1.5~9萬元罰鍰。汽車酒駕初犯,處3~12萬元罰鍰。

*累犯者,依照汽機車分流處9萬或12萬元罰鍰,第3次以上者按前次違反罰鍰加罰9萬元,以此累加。

*如肇事致人重傷或死亡者,車輛將被沒入。

*酒駕同車共責部分,乘客可處6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罰鍰。

*因酒駕重新考照者,要加裝酒精鎖。

*自行車酒駕也要罰,提高為600元以上、1200元以下。

*如果是職業駕駛人(公車或計程車駕駛)可依侵害情節,酌定損害額3倍以下之懲罰性損害賠償金。

 

從修法結果來看,酒駕的刑罰變得非常嚴重。更何況,這一波修法是行政裁罰,而下一波,則預計將是修改刑法中的相關規定,目前立法院已有20多個提案,其中過半數都主張,最高可處死刑。

 

未依規定讓車,其實才是造成最多人死亡的車禍原因。

 

不過呢,酒駕並非是發生死亡車禍最主要的原因。根據警政署的數據統計,在2017年A1類交通事故(翻成白話,就是死亡車禍的意思),總共有1434件,最嚴重前五名依序為「未依規定讓車」占14.02%、「違反號誌、標誌管制」占9.27%、「轉彎不當」占9%、「酒後駕車」占5.93%,及「行人(或乘客)疏失」占4.53%。

 

「未依規定讓車」,指的就是轉彎車不禮讓直行車、少線道車不禮讓多線道車、左方車不禮讓右方車,這些都是很基本的路權問題;而「違反號誌、標誌管制」就是闖紅燈了。也就是說,沒有路權觀念,還有闖紅燈,才是造成最多車禍的殺人兇手,並非酒駕。

 

警政署統計,國人發生致死交通事故的原因,轉彎不當首次在去年擠進前三名,專家分析這可能跟汽機車左轉彎,爭先搶快有關係,學界出現乾脆全國路口全面禁行左轉,但是交通部說這個方法不可行,還是要從教育國人交通觀念著手。

 

那我們來看看,未依規定讓車會被罰多少錢。「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5條: 汽車駕駛人,爭道行駛處新臺幣600元以上1800元以下罰鍰。汽車酒駕最少罰3萬,未依規定讓車最多只罰1800,酒駕肇事出人命的比例是5.9%,未依規定讓車的比例卻是14.2%。


未依規定讓車造成的傷害比較多,但罰款卻只有酒駕的一點點。

 

怎麼看,都是「未依規定讓車」造成的傷害比較多,但罰款卻不能相比,所以非常弔詭。若要真正解決交通問題,照道理講,應該要針對更嚴重的「未依規定讓車」跟「闖紅燈」等問題著手,而如果依照酒駕修法的思路,那就是判處死刑。簡而言之,未依規定讓車者,最好是被處死。

 

如果你覺得不遵守規定禮讓車輛被判死刑,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的話,也許可以思考一下,為什麼酒駕重罰就是一件合理的事情呢?

 

其實,在將近20年來,立法院一直都有在討論要不要修改酒駕的罰則,過去原本是反對重罰跟連坐的,然而時間過去,民意風向反轉,也形成了今天的修法。會有這樣的演變,無非是與媒體有關。


這年頭要當孝子不簡單,必須先遇到酒駕肇事。

 

在蘋果日報的網站上,若使用關鍵字搜尋新聞,會發現在過去10年內,關於酒駕的新聞就有17012筆,而闖紅燈的新聞卻只有3769筆。瀏覽這些新聞還可以發現,只要是酒駕車禍的新聞,被撞死的幾乎都是「孝子」。所以,酒駕明顯就是被媒體放大關注的事情。

 

媒體用高頻率、戲劇化的方式,告訴大眾「酒駕的恐怖」,進而影響了一般人對酒駕的觀感。有個心理學家叫保羅斯洛維克(Paull Slovic),他做過一個實驗,他邀請了一群大學生來閱讀科技的資料,並做問卷統計,看這群大學生如何評估科技的風險和益處。

 

他分別提供了核能發電、天然瓦斯與食物防腐劑的資料,並且分成了兩組,各自閱讀強調益處的正向資料,與強調風險的負向資料。果然,閱讀正面資訊的學生,做出的益處等級高出了一半,而閱讀負面資訊的學生,也出現相同的效果,只是方向相反。

 

受試者會因為接觸的資訊,改變對風險的評估,這又被稱為「情意捷思」(affect heuristic) ,意指當人們面對某件事物時,會直覺產生好惡,並主導之後的判斷。而媒體長期強調酒駕的危險與恐怖,讓大眾對酒駕產生恐懼之心,也放大了對酒駕者的厭惡,進而引導了民意和修法方向。

 

所以,酒駕法令的成形,就是媒體影響政治的絕佳證明。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2019 03/27 11:22 AM

by貓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