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本土功夫猴鶴拳也可以唱歌跳舞!全新舞種,台式舞踏:黯黑舞蹈(二)。

責任編輯:盧國榮 訪問、文字:盧國榮 攝影:汪德範 書法:胡嘉 劇照來源:滅劇場

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有沒有搞頭我不知道,但台灣本土功夫猴鶴雙形拳加唱歌跳舞,偶爾還寫寫書法,就有搞頭,衍伸出一套全新舞種——黯黑舞蹈。

 

黯黑舞蹈是滅劇場藝術總監胡嘉所創辦的一項迴異於現代舞的實驗性舞蹈。
胡嘉習武三十餘年,修習書道二十餘年,武術師事台灣猴鶴雙形拳 陳明崙宗師。
習武入藝,化拳為舞。現為滅劇場藝術總監、愛自由當代書藝策展人、台灣國際黯黑舞蹈節主辦人。

他明白表示:「滅劇場黯黑舞的發明,就是由台灣猴鶴雙形拳演變而來。」

 

 

惟靜默,生言語:黯黑舞的本質

 

談到黯黑舞蹈的本質、形成,胡嘉表示他長年練功夫,跟身體對話,當身鬆、心靜到極致的時刻,情不自禁有時候會掉淚。「我怎麼會流淚呢?」後來釐清自己進入狀態,情感累積到臨界點,就會掉淚。掉淚不是不好,而是藉由寂靜幫助覺知。「一般人會比較避諱表露悲傷,我對憂傷比較不迴避…我會感動,會用我的方式來表現,就一直發展,發展成這樣,比較感性。」感性背後隱藏的是黯黑舞發生的燃點、契機:人類與生俱來的柔軟心、惻隱之心、愛與慈悲的心。「人有選擇性,我是往這部分切入,那個柔軟性、惻隱之心,你會感動,我會舞蹈,黯黑舞就是我的表達方式,身體就是我的語言。」


 

惟黑暗,成光明:黯黑舞的外在與內在

 

滅劇場的黯黑舞,以白妝、裸身、舞墨、嘶喊作為外在的表現手段。胡嘉表示:「喜歡白妝的原因是,化了妝,我的人,好像就變了一個氣氛。我要讓每個人看到的不是胡嘉,而是你。我不要是胡嘉。這個人會是觀看者,『你』的投射。你去思考你看到了什麼?」


黯黑舞的內在則是非暴力抗爭的柔性方式,連接台灣百年來所遭遇到的困境,不分族群都在幽黯的角落中哭泣!胡嘉說:「我發動做黯黑舞的初衷是,觀察到台灣存在嚴重的『認同』問題。不管是台灣人、外省人、客家人、原住民,甚至新住民,今天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應該彼此間互相照應,關懷土地、關懷人。白話講很灑狗血,彼此相愛。一個單純的心。出發點很純粹。」所謂的認同問題,胡嘉進一步解釋,因為台灣被長期侵略過、殖民過,導致這個島族的矛盾和奴性,這是個沒有自信的民族,沒有自信進而沒有台灣主體意識。所以他的作法是藉黯黑舞發揚台灣獨有的猴鶴雙形拳,從文化藝術紮根,倘若能開枝散葉,散到世界各地,台灣就是宗主國,這就是台灣主體性,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台灣主體意識。珍視台灣獨有的技藝,知道台灣的美好,講出來的聲音就很堅定,就有足夠的聲量,讓國際對你產生一種尊敬,才會真正的島嶼天光。


 

惟死亡,得再生:黯黑舞的身體美學

 

黯黑舞的身體美學,在哲學上與精神上,與胡嘉的武術恩師——台灣猴鶴雙形拳陳明崙宗師所強調的武士道精神一脈相承,是從「死亡」去看待這個世界。胡嘉坦言,這是他一生受到最大的影響。胡嘉說:「武士道沒有什麼很深的理論,一千句一萬句,說的就是,我的道路找到了,是什麼路,死路。這個講起來,大多數人會覺得說,明明是死路,為什麼要進去…」「咱的哲學就是,什麼路,死路。死路為什麼要進,死路進去你才知影。」有人說,置之死地而後生,但直接用置之死地而後生講,味道不對。


 

由拳入舞,黯黑舞呈現的猙獰、恐怖、異色、地獄的狀態皆源自於此,藉死喻生。胡嘉說:「黯黑舞看似黑暗,結果卻好像都是光明,它是在提醒人類戰爭、核彈的危險,你反而看那種表面都很光明的,那個才最危險,因為大家都一片美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允許黯黑舞這樣的東西出現,才是健全的人性。」


 

功夫化為藝術創作

 

末了,對於藝術,胡嘉總結他的獨到見解,他說:「藝術對我來講是,當很低潮,很氣餒的時候,我看到那個作品,我接觸到那個藝術,它會給我一種情懷;當你在很飛黃騰達、不可一世的時候,你接觸到那個藝術,你看到那個作品,你聽到那個音樂,你會謙卑。我說,這個就是我對藝術的要求。」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黯黑舞蹈」專訪在→【FHM 2018 12月號 222期雜誌】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粉厲害 Pink Power】

 

快來朝聖冬日最 Chic,最 Instagrammable 打卡新景點!

2018網紅朝聖地『Pink Power 粉厲害展』

粉浪漫 粉原創 粉好拍

絕對美‧炸‧你的IG

購票去 ☞ https://tickets.books.com.tw/progshow/08010201404152

 

2018 12/28 17:03 PM

by光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