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禁果,她光著身子緩緩走來,不帶一絲害臊——Clari

責任編輯:Emily 攝影:Erik Huang

 

7月,盛夏難耐,你光著身子緩緩走來,不帶一絲害臊,解放與尷尬只在一念之間。裸體之所以誘人是因為所引發出的情緒:慾望與難堪、勇氣與膽怯,各種矛盾相互交纏在照片裡表露無遺,成就一個美的典範。


 

WHO IS SHE?

Clari 思敏

生日:6/11

星座: 雙子座

三圍:36D/25/35

興趣:看書、畫畫、運動

IG:Clari 思敏

 

FHM:我必須承認,雖然擔任《FHM》編輯,但預覽了一下妳的IG還是很不好意思直視啊!

 

沒關係,應該有很多人跟妳一樣看我的IG會覺得不好意思。

 

FHM:妳的照片甚至有全裸露三點的尺度,有因此碰過變態攝影師嗎?

 

我希望能說沒有,但感嘆現今的社會就是如此,所以我推薦模特兒可以學點武術或一些自衛的招式,像我現在就在學巴西柔術,也讓我增加了不少自信。

 

 

FHM:這麼說是有囉!那騷擾妳的私訊有嗎?

 

直接用言語騷擾的倒是沒有,大部分都是直接要裸照比較多。我希望大家欣賞照片的時候,可以盡量不要用有色眼光去看待。

 

FHM:到現在應該沒有任何難得倒妳的拍攝題材了吧?

 

其實我之前拍過一些時尚的形象照,希望未來能再次有機會合作這類相關的主題(笑)。

 

FHM:我會推薦給我們家fashion線的編輯,當初是在什麼契機下接觸大尺度模特兒這行?

 

大學的時候曾經風靡過cosplay,當時就發現自己喜歡和攝影師合作,拍一些好看的作品欣賞。


 

FHM:妳在拍攝的時候心裡都在想什麼?會需要酒或音樂進入狀況嗎?

 

我認為如果需要靠酒精才能進入狀況,那她應該沒有資格當模特兒。其實很多人都問過這個問題,但像那些舞者、畫家等藝術家,他們創作的時候都會進入一種「心流」──「Flow」的狀態,讓心境呈現充實感,時間過的很快,這種感覺最自然。

 

FHM:妳拍攝大尺度寫真的信念是什麼?有什麼話想對排斥全裸的人呼籲的嗎?

 

我知道有很多排斥全裸的人,但我發現這種人通常不喜歡自己的身體,他們一開始就先把自己侷限起來,跳不出框架,而不去了解為何有人會想拍全裸寫真?我對身體的信念就是──身體是神聖的,每個人的身體不一樣但大家都有,我們應該要用最單純的狀態去看待,以沒有任何性背景的審美方式,並不是每張裸體照片都與性有關。

 

2018 07/12 13:03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