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接到了一通陳沂要我道歉的電話,對不起,我噁心,我該死

幫友安安,我是人稱吹開一潭春水,讓你眼眶泛淚的大風吹微濕。白天是FHM網路編輯,晚上化身打鼓比打砲還厲害的鼓手,廢話說盡,讓我們滑入正題。

 

前情提要:陳沂再度槓上館長!說「要對誰EZ是我們的自由,哈洋屌又怎樣?」

 

早上,我寫了這篇報導。下午,同事Ruru接到了來自陳沂本人的抗議電話,於是Ruru把電話轉給我。「嗨。」陳沂以起手式「你是理解有什麼障礙是不是?」接著是她一連串霹哩啪啦的斥罵。

 

不拖台錢,我為各位幫友做個簡單總結。

 

簡言之,陳沂表示她的確「相貌歧視」、「歧視醜人」沒有錯,因此我可以寫「她嘲笑館長醜男」,但不准我曲解「她認為CJayride沒有錯」,在她眼裡,我直接把她打成了CJayride同路人。

 

為各位還原真相,我在早上的報導裡這麼寫:

 

陳沂認為,CJayride這次的爭議並不涉及女性歧視和種族歧視,畢竟「身體性自主權是自己的,要對誰EZ是我們的自由,哈洋屌又怎樣?」』

 


(來源:陳沂)

 

而陳沂的原文這麼寫:

 

首先,我絕對反對對特定族群的歧視,並不認同CJ的行為。但是,我想這是涉及對女性的歧視與種族並沒有絕對的關係。因為身體性自主權是自己的,要對誰EZ那是我們的自由,就算真的哈洋屌又怎樣,到底有什麼問題?

 

不過,我認為我與陳小姐之間的誤會,並不全然是我的理解力有問題,不能怪我眼殘。造成誤會的原因,是三斤姐「我想這是涉及對女性的歧視與種族並沒有絕對的關係」這句話,讓我誤以為她不認為CJ是在女性和種族歧視。

 

不過,在我仔細來回閱讀了十次之後,我才發現陳小姐的意思應該是「我想(,)這是涉及對女性的歧視(,)與種族並沒有絕對的關係。」因此,陳小姐的確認為CJ歧視女性,但與歧視台灣人沒有絕對關係,而陳沂認為,館長不准洋男歧視女性,卻准粉絲大罵破麻ㄈㄈ尺,館長是雙重標準。

 

所以,我為「將她塑造成挺CJ」的觀感感到抱歉,曲解是我的錯,嗜血帶風向是我的錯,為台灣媒體立下不良示範是我的錯。至於少了幾個逗號,可能當時三斤姐太氣太急,來不及校稿,手滑人之常情,我們應該多包容、多體諒。總之,關於這些我都深感抱歉。除此之外,我更要對我的醜、生下我的爸媽向台灣人民鞠躬,以及對面試我進男人幫的總編致歉。我臉不過館長貨,身材卻和他相差甚遠,我想,醜就是不對,我該死,對不起。

2018 01/15 15:29 PM

by大風吹微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