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台灣飆仔在北投大度路的黃金追風歲月(三)

文字:Shreka (北投說書人) 照片來源:風火輪雜誌、台視新聞、台北市地政局、google。

資料來源:風火輪雜誌、Y檔案-楊子敬教你如何避免被害、國家文化資料庫、台視新聞、中視新聞、自由時報。

 

夜市開張了!在大度路飆車現場,賣飲料的、打香腸的、放煙火的、下賭盤的...啥米碗糕攏有;中間安全島的觀戰「貴賓席」先搶先贏;無力的警哨聲夾雜其間;機車擋泥板上的酒井法子、飛鷹三姝,伴著白煙微笑歡迎大家光臨;排氣聲此起彼落地挑釁,讓飆仔與群眾更加熱血。


(來源:翻攝自風火輪雜誌)

 

戰前暖身小試,眾車行駛平常速度給觀眾閱兵後,一批批機車於紅綠燈前待命,以雷霆萬鈞之勢出發。同等級的追風、王牌、速克達、偉士牌捉對廝殺,不同等級的車亦相互較勁。至於那觀眾引頸企盼、傳說中的名人對決,可能要等到凌晨三點後才得以目睹。

 

站在光武工專(現臺北城市科大)的大成崗上往下望,居然可見地上流星啊!大度路上星光熠熠,幾顆星快速飛過,要是其中有星滅了,不久就會看到警車、救護車閃馳而來,死傷者南送榮總、北送馬偕,這些星 ~殞落了。


現場除了著卡其服警察外、騎著重機的迅雷中隊,還有憲兵(右下)、舉鎮暴盾牌的保警(左下)。(來源:翻攝自國家文化資料庫台視新聞畫面)

 

「哩擱造!」數支齊眉棍似標槍般飛去,對著飆車族身上招呼,警員隨即跟上制伏,甚者,以竹竿插輪、警棍暴頭退敵。飆仔有時面對驅趕,使出游擊戰術你追我跑。觀眾人潮與飆仔相互掩護,警車一趕,車陣就分流往北投各處逃竄。不久後化零為整、重回現場觀望,沒飆不死心,永遠不回頭。白天一到,垃圾、碎車殼、零件、散落的紙錢⋯綿延整條大度路。


左:1988年大度路往台北方向視野寬闊,右:無汽機車分隔島。(來源:翻攝自林凡志-未曾放棄想你MV

 

飆車現場賭注500到3000元不等,比快也比壓線技巧。飆車能使的花招千變萬化,翹孤輪、擦火花只能算小菜一碟。各種坐、臥、蹲、翹腳等中二騎法紛紛出籠,最常見將頭埋入把手以下、眼只看腳墊或白線盲馳。

 

飆仔創造極速快感當中,還有更變態的玩法——檔車雙人多次互換前後座位、將跨姿改成雙腳同側坐姿、如超人般兩手前伸在車上趴個直線、雙人開花前座蹲下後座倒躺等。那一刻,每個人都在寫自己專屬的彎道聖經,每個人都在挑戰那難以超越的87分。


常見的低頭埋首騎車方式,主要可減低風阻。右下招式:雙人互換座位。(來源:翻攝自國家文化資料庫台視新聞畫面)

 

良駒配能人,亂世出強者(誤),那些年台灣機車史上經典檔車——追風、王牌剛好推出。士林一帶傳有台號稱「大度路之虎」的王牌,此外名流、偉士牌亦各擅勝場。名流100的斜板設計,被人笑稱為飛行棺材,而大度路「黑白郎君」,竟然是一部烤漆成半黑半白的偉士牌。飆仔平日研究改裝、秣馬厲兵,出戰時視死如歸、肆意狂飆。


(來源:翻攝自風火輪雜誌)

 

火狐狸(屏鵝之王、王牌135飆到235km)、黑金龜(1986大度路常勝軍、王牌135RS)、白玫瑰(白衣白車女飆仔、名流100)、紅螞蟻⋯這些狂飆時代的明星,其傳奇事跡,在1988年開放報禁、媒體渲染後,更加鮮活地流傳於飆仔之間——「金龜狐狸各顯神通」、「城市少女馬路稱雄 南北娘子軍大對決」、「南阿珍 北玫瑰 南北雙嬌 打算會面」、「火狐狸大戰黑金龜 本周末佳冬熱鬪」——這些報紙標題,見證了那段虛擲的青春。

 

「今日風火輪,明日輪椅人」,當年參與者,多數記得這句名言,1988年8月,大度路飆風在警方有效整頓與加裝汽機車分隔島下,逐漸銷聲匿跡,北投也擺脫負名。如今台北土地仍玩著大富翁遊戲,但飆仔已不復台北直直撞了。

 

我們知道你還想看:1986,台灣飆仔在北投大度路的黃金追風歲月(一)1986,台灣飆仔在北投大度路的黃金追風歲月(二)

2017 11/22 16:32 PM

by北投說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