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台灣飆仔在北投大度路的黃金追風歲月(二)

文字:Shreka (北投說書人) 照片來源:風火輪雜誌、台視新聞、台北市地政局、google。

資料來源:風火輪雜誌、Y檔案-楊子敬教你如何避免被害、國家文化資料庫、台視新聞、中視新聞、自由時報。

 

解嚴前後,正值台灣經濟起飛,但政治社會改革的牛步,趕不上人民急欲自由的速度。政治抗議、社會運動層出不窮,休閒娛樂選擇少、有錢沒處花、無正常管道發洩,造成人心浮躁、盲目追求,飆車、大家樂、炒股、非法吸金等,就在此氛圍下孳生。

 

1987年研考會民調顯示,35.2%贊成政府嚴格取締飆車,另有33.0%希望政府開闢賽車場、提倡正當運動,而本土機車雜誌摩托車、風火輪亦分別於1985、86年創刊,台灣騎士接軌國際新知後,摩拳霍霍想證明自己,但少數偏激者則走歪效法日本暴走族、美國飛車黨。


大度路關渡端入口,1984年原有一綠色招牌寫道「嚴禁亂鳴喇叭爭先搶後」,飆車風潮後數年,便改成這個「您還用生命趕路嗎」。(來源:翻攝自網路)

 

飆仔怎麼盯上大度路的?

 

大度路於1984年拓寬後,又寬又直沒紅綠燈,汽機車間無分隔島(1984年大度路行車影片),為市區少有之高速限公路,當時無科技園區大樓妨礙視線,騎士從關渡端進入,居高臨下、視線開闊,飆仔油門一催、唯我獨尊,彷彿就擁有了全世界,一路向盡頭的大同公司和新光人壽霓虹燈衝去。但飆仔深知大度路的戰略配置——關渡端人煙少,路邊還剛好有派出所,而大同公司端卻沒有,且方便聚眾吸引目光。


上:大度路大同公司端,大同已轉賣改標誌,公館路口憲兵隊(已裁撤);下:大度路關渡端,橋上派出所,與中央北路口憲兵隊(已裁撤)。(來源:翻攝自網路)

 

場邊圍觀者的歡呼吶喊,讓飆仔真覺自己是英雄咧!每晚推波助興的民眾,人數隨便就破千。晚上扶老攜幼,遠從外地自動集結前來朝聖。

 

飆風極炙時,車經百齡五路(現承德路七段),明顯感覺機車變多,一過實踐街,騎士臉上看得出似乎在期待著什麼般。到了公館路,前方已是一片黑壓壓群眾,觀戰的汽機車亂置,路口難以淨空,公車出入中央南路受阻,來往淡水車輛被迫改道中央北路。


承德路七段原稱百齡五路。(來源:北投說書人)

 

(全文未完)

 

我們知道你還想看:1986,台灣飆仔在北投大度路的黃金追風歲月(一)北投說書人——北投故事

2017 11/20 11:52 AM

by北投說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