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雞先生 I paint ugly, therefore I am!

訪問、文字:陳逸勳 攝影:黃榮正 插畫:Mr.Ogay (純手工)

 

他搞街頭創作不爽跟大家一樣,畫面講求光怪陸離,作品卻遍佈世界各地,他是黑雞先生。締造塗鴉史上被民眾檢舉次數最多的傳奇,誠心建議你正視畫面中袒胸露屌的阿肥,警告我們這是藝術?還是醜?

 

Who is he?

Mr.Ogay黑雞先生

身份:影迷、創作者、街頭藝術家

代表作:強佔民宅藝術計劃、藝術展〈餐桌禮儀〉等

粉絲專頁:Mister OGAY


 

做自己

 

Mr.Ogay——是他在台灣街頭巷角搞創作漆下的化名,稱自己是:黑雞先生。

 

用塗鴉闖蕩,他就得忍受被台灣警察驅離,想辦法讓作品偷渡到世界各地,再移送藝術展邀請觀眾親自參與法辦,藝術才暫時無罪釋放。他提著滿滿貼紙的工具箱,穿著傳說中那件色彩斑斕的工作褲,今天鏡頭前面,要求攝影師不用拍得太酷:「那樣不習慣啦。」他靦腆笑了,像班級裡備受喜愛的開心果?錯!他願意承認:「高二那年打架被勒令轉學,混到爸媽都管不住我。」

 

直到轉變成軍事化管理的嚴謹校風,乖乖面對父母質詢,總得頂出了一句支撐未來的責任:「所以決定考美術系!」塵封已久,把別人的期望值都歸零以後,因為見識過幾幅國外的塗鴉,卡進藝術的順位,這次要拿來跟現實打賭。但父母同意嗎?「當然覺得唸藝術沒前途,但拿我沒辦法啊。」

 

可惜藝術無法用唸、用打、甚至用罵,搞藝術前要先把時間切成無聊的塊狀,每個日子都得濺滿堅持的血色。「所以當時天天住校,六日要再去畫室練習,超忙的。」無法為非作歹,男人青春高漲的慾望,握著拚命上下搖動的陽具,成為他一罐罐噴好噴滿的「P.P Spray」。

 

24歲,為了瞭解創作背後的學術思考,他繼續攻讀藝術系研究所,強占民宅瘋狂創作,也決定拿最醜的藝術形式與官僚對抗!

 

幹天地

 

所以你怎麼幹?「在那段時期,就覺得一直玩美式塗鴉沒意思,就在想由我文化出發的型式還能是什麼?」於是他跳脫現況,重新思考了自己的屬性。「然後就發現,以前人像畫得不錯耶!」2009年,他終於創造了自己的亞當,一隻猥瑣到不行的阿肥在他的塗鴉牆上投胎轉世。

 

「因為我比較叛逆,我認為醜比美才更加令人深刻。」在他的美麗新世界,這群阿肥流鼻涕、裸胸脯、露陰莖,在南部純樸的鄉村牆上,醜到讓街坊鄰居深受侵犯。有小孩指著問家長那是什麼?爸媽捂著眼睛說快閃別看。

 

他的藝術像鬼,矯枉過正的人眼不見為淨,深感喜愛的反而是那票觀光客、外國觀眾,或像天使一樣的小朋友。「有一次教育部長官來我們學校參觀…」一句話成為起義的歷史畫面,他們系主任認為作品有礙觀瞻,命令他們全部塗掉。他憤怒的說:「我就覺得奇怪,這是藝術特區,他卻要把真正的藝術給塗掉,簡直本末倒置!」他在心牆噴出了一個幹字,那年他在台南,接到最多鄰里的控訴是他的鬼畫會嚇到家中長輩,他更加不解,為何一幅懇請賜票的大型政治人物看板晾在窗前能夠平安,他的作品就會讓人血壓飆高睡眠不順?

 

一句頂萬句,於是他在藍色政黨的候選人頭上,噴出對話框:「我支持台灣獨立!」萬人響應,候選人總部的電話接到手軟,他的心裡也許才暫時覺得扯平。

 

見眾生


黑雞先生說一支影片改變了他的政治態度,就是〈怪手開進大埔的稻田〉。他深藍色的心,也濺起綠色的漣漪。「直到這件事,我才開始思考曾經信仰的真實性。原來我們政府會把一些鳥事掩蓋起來!」我問,2014年3月18日,你在做什麼?「我在高雄當兵,看臉書好多朋友都衝進去了,睡不著很激動啊。」他不想再被政府騙了,但他知道自己不是衝前線的那種人,他想讓牆上醜陋的阿肥去控訴世界什麼,於是猥瑣得到力量。

 

面對高牆,他站在雞蛋的這邊塗抹。他幫忙不爽綠島垃圾的議題,高牆畫阿肥哭哭;他關切十元阿嬤照顧碼頭工人,砧板畫阿肥吸麵;或最近,他不滿當兵期間官僚浪費食物的印象,乾脆舉辦個展,讓每一隻表現「餐桌禮儀」的猥瑣阿肥,用幽默訓誡眾生。「陸續跑了加拿大、紐約、泰國…名聲是國外比台灣還紅啦!」

 

遠渡重洋,邊闖邊畫,辦展覽,觀眾告訴他:「你的作品很本土,跟國外的風格有很大不同。」廢話!那是他技法的改變:勾勒。那是他捨棄傳統塗鴉媒材的重新運用:水泥漆。阿肥可能不醜,他囊括了自己的眼界和生活,散發了道地的台味。下一步怎麼打算?「想多往國外跑啦。」

 

我可以確定,這個人的內心裡有一座理想國,只要能闖能畫,管誰怎麼幹,這群醜陋的原型都會不斷增生和復活!

 

更多精彩內容都在→【FHM 2017 205期 7月號 雜誌】

2017 07/21 14:07 PM

by一海量醺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