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

森山大道、一個攝影師,以及那夜在新宿黃金街的酒吧奇遇記

圖片、文字:Huang Jun Tuan 黃 俊團

 

「這就是人生,對吧?」


 

東京的最後的一個週末,在家中喝完清酒後還是忍不住,找了在東京念書的的友人,帶著相機去闖蕩新宿黃金街。

 

新宿,在我心中一直是個極度吸引人的地方,我總在漫步新宿街頭時想著,森山大道老師是否穿越過這條小巷,亦或是深瀨昌久老師在喝個爛醉想著前妻洋子時,在哪個樓梯把自己摔爛了,到底那些傳奇人物是在哪間酒吧喝著水割威士忌,抱怨著當代攝影圈的不堪。

 

正當我跟友人邊這樣說,邊穿梭在新宿黃金街的時候,黃金街已經是滿滿的洋人,根本無法打定主意要去哪間酒吧,就突然撇見了一間酒吧,不知為何,我的心底就打定了主意:「我有靈感了,我們走回去剛剛那間!」

 

那是一間只有兩個客人的小酒吧,店裡放著老爵士樂,吧檯是一個目估60幾歲的婆婆,婆婆手裡拿著菸,一腳翹在吧台上,講著流利的英文叫我們隨便找地方坐。

 

我說:「我的直覺不錯吧!是個好地方!」

 

友人:「真的!」

 

點了山崎威士忌加冰,有一件事一直讓我很在意,就是店裡貼滿了風格非常熟悉的照片,有彩色、有黑白,但我就是說不上來這是誰拍的照片,但我知道,那是很厲害的照片。

 

從老爵士樂到Bob Dylan,威士忌一杯杯喝下肚,婆婆說著他去過哪些國家旅行的故事,醉意及睡意讓我眼睛慢慢地閉起來。

 

婆婆說:「年輕人你快睡著啦!快點醒來啊哈哈哈哈哈。」

 

我說:「抱歉婆婆,我喝多了想睡了,這裡太舒服了!」

 

婆婆說:「這裡很舒服吧!我這間已經開了45年了喔!」

 

「真的很舒服,而且店裡的感覺很好,你牆上跟天花板貼的這些照片也好棒啊...」我已經舒服的快睡著了。

 

婆婆說:「你知道Moriyama Daido嗎?這些都是他的照片喔~」

 

「等等!!!婆婆你說,這些都是森山大道老師的照片嗎!!!」我醒了。

 

「對啊,森山是我這裡的常客喔~他已經在這裡喝酒喝了35年了。你也知道他是誰啊?」婆婆叼著煙笑著說。

 

「我當然知道啊!森山老師是影響我非常多的人,可以算是改變我攝影想法非常重要的人!」

 

婆婆大笑:「是嗎!我們是非常好的朋友呢!這些照片都是他送我的~」

 

我跟朋友醒到不能再醒,完全說不出話來。

 

友人:「婆婆啊,我們剛在外面晃超久,根本不知道該去哪間酒吧,突然感覺一來看到這間酒吧,就決定走進來了,我們剛剛還在討論森山老師不知道都在哪裡喝酒呢!」

 

「新宿黃金街有兩百多間酒吧呢!這真的是幸運了!」婆婆笑著說。

 

婆婆拿出了森山大道的攝影集,拿出了森山大道在這裡辦過的展覽照片,還拿出了一張CD殼,上面印了一樣風格強烈,是一位美麗女性的黑白照片。

 

「這張照片是森山幫我拍的喔~他們送了這張CD給我,這間店每10年就會辦一次慶祝活動,大家都會來慶祝啊,彈吉他唱歌啊~森山也都會來呢。」

 

我看著店裡的所有照片,所有的桌椅,訝異得說不出話來。

 

我激動得跟婆婆說:「我真的是太幸運了...我坐在森山老師坐過位置喝酒嗎!」

 

「哈哈哈哈,森山他現在不喝酒了,有三年沒喝了,但我們還是會常常通電話寫明信片喔~」婆婆笑著說。

 

「森山老師不喝酒了嗎?」我遺憾著問,心想,好想跟森山老師喝酒呢。

 

婆婆笑:「森山已經七十五歲了,好像不喝這麼多酒了,但是抽更多菸了~」

 

我說:「我也抽滿多菸的哈哈哈哈。」

 

婆婆指著她的菸說:「我一天抽兩包菸,森山一天抽三包,你抽幾包?」

 

「一包......」

 

「哈哈哈哈哈,加油吧!森山抽三包呢!」

 

整個晚上,我們就這樣喝著酒,聊著音樂,聊著藝術,聊著旅行,聊著人生,聊到黃金街慢慢地變安靜。

 

「我一定要打電話跟森山說,有個崇拜你的台灣年輕攝影師奇妙的來到了這裡喝酒!」

 

我突然覺得,我的身邊好像坐滿了當代的傳奇攝影師,跟我們一起喝著水割威士忌,突然之間,好像老師們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跟我說:「好好加油吧!你現在在拍些什麼爛東西啊~」

 

「婆婆!森山老師都喝什麼威士忌啊?」

 

「啊~~~忘了!」婆婆豪邁著笑著。

 

「這就是人生,不是嗎?」

20176 / 1605:56 PM

byFHM男人幫

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