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他的雙拳裡有東方主義的靈氣──鐵拳論英雄:芬恩.瓊斯

訪問、文字:陳逸勳 圖片提供:Netflix

 

坐在我對面的是芬恩.瓊斯,英國型男,據說他的雙拳裡有東方主義的靈氣。

 

我說,好,那你就在這塊星巴克的桌子上為我展演一下如何?


在他一拳搥往桌子的瞬間,一群英雄鐵粉突然群擁而上,親吻他的拳頭,並拿了一支筆要他簽名,他用筆寫下了「俠」這個大字,頃刻間桌子沒有應聲崩裂,我卻聽一群粉絲在他面前整整尖叫了60分鐘,差不多是一集美劇的時間!


 

FHM:嘿,芬恩,在本次美劇《鐵拳俠》裡,你得擔綱主角揮拳制敵,你在之前有沒有進行什麼魔鬼特訓,超級英雄的肌肉好像都不小顆啊?

 

廢話,這是當然,剛搬到紐約為開拍做準備時,大概有三個禮拜都在體能集訓。開拍後,連六天每天14小時的拍攝行程實在緊湊,我沒有辦法再繼續魔鬼特訓了,那時我已正式繼承「鐵拳俠」的聖名,拳頭拯救世界的忙,是常人無法理解的嘛。

 

FHM:就我一個普通人的理解,光憑正拳打壞蛋,不老套嗎?

 

絕招只是讓對手開眼界的,當然我也是有練!只是正義護體,我學東西就特快。就武打場面來說,幾乎都在開拍前15分鐘,武術指導告訴我打鬥招式及對打流程讓我心領神會,直接就上。跟凡人對打真的太難,但透過練習當然會愈打愈順,十二個月就這樣打得嫑嫑的,聽說葉問一次打十個,你可以算算我在劇裡一次打幾個!

 

FHM:和這麼多人對幹,難道都沒有被扁到受傷?

 

武打戲一定有風險,但特效組的作用下,我揮一揮衣袖,敵人就會飛到九霄雲外,如果這樣還會受重傷,會被說是不專業!

 

FHM:你超專業啊,在劇中為了貼近角色光著腳追趕跑跳蹦,這是你自己要求的囉?

 

真是不錯的媒體,原來你有注意到這項細節啊!對,這是我的自我要求,因為我覺得赤腳走在土地上,符合我剛回到紐約的心境,這才最真實。回想那幾場戲,是在繁榮又乾淨的格拉梅西公園拍攝,駐足美麗的城市,並沒讓我有踩到狗屎的機會。


FHM:演戲除了讓你有動手動腳的機會,你這次還秀中文啊?真是了不起!

 

中文,世界上最古老的語系之一,讓一位21世紀英國潮男學這種鏗鏘有力的聲腔和音調,即便請來了最優秀的語言教練來指導,我的拳頭還是會忍不住變硬!

 

FHM:說實話啦,會不會覺得之前拍《權力的遊戲》比打拳容易?

 

《權力的遊戲》非常忠於原著,所以演出的角色設定都是沒辦法喬的,全部要按著劇本來。而《鐵拳俠》是根據漫畫改編的Netflix全新原創,我只需要專注於「這個版本」的鐵拳俠,思考如何用我的方式去詮釋,不需要被過去的版本牽著走,習武之人,那樣心會不定,其實根本上也是不容易的!

 

FHM:幫友來信:三重埔九紋龍想搖旗,憑什麼是你這廝來演鐵拳俠?

 

演員對我言,是這樣,當我可以自己融入角色而不是讓角色帶走我,才是我最能發揮創意的時刻,在演技上也能夠詮釋豐富的情感。也許這位朋友能站在我面前,我願意在你面前詮釋什麼叫「感激的一拳」!

 

FHM:感激的拳,這又是什麼武學境界,能聊嗎?

 

在參與演出後,意會到武術有很多形式,比如說龍形、虎形、猴形等等。大師要用一輩子領悟的武學,我只用一個月來熟悉。當然困難。當時我意會到一種巧思,要把武功當成是跳舞。先學習步伐,然後把整個流程用腦袋和身體牢牢記住,跳舞,用這樣的章法再加上演技,境界就出來了,打遍天下的日子相信也不遠。

 

FHM:年輕的體魄裡竟裝載著老邁的靈魂,大師,您的下一步怎麼走呢?

 

想著當下,目前只想著正拍攝的《漫威捍衛者聯盟》。跟Charlie、Christian或 Mike這些英雄演員們一起合作會激盪出怎樣的火花吧,當然,如果你也是默默無名求出頭的英雄朋友,歡迎來紐約市找我過個幾招再說。好了,我練拳的下午茶時間到了,後會有期。(拱手,轉身跳躍,一道剪影奔馳過帝國大廈!)

 

更多精彩的內容都在→【精彩的FHM 2017 203期 5月號 雜誌】

 

2017 05/09 12:34 PM

by一海量醺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