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大廈廉價旅館,我在香港租了一張床


 

香港是個非常穩定的社會,十年前你遇到的那個地攤,也許十年後還在那裡,十年前你在路邊吃過的大排檔,可能十年後還是那個老闆,重慶大廈也是如此,在繁華的尖沙咀,居然有這麼一座影響香港聲譽的破舊大樓存在,還是治安的軟肋,犯罪的溫床所在。可在一個法治的社會裡,中環中心的業主和對面賣豆腐的阿婆,對自己的物權擁有平等的權利,沒有經過他們的同意,你拆除不了中環中心,同樣也拆除不了豆腐檔。

 

在一片市井之中,更能找到香港的味道,高檔與世俗能夠在同一條街區生存,這不是不作為與落後,而是文明與進步,至少是說明執政者不能因為任何理由,哪怕為了城市發展,哪怕是為了讓你更富裕,來隨意侵犯弱者的權益,弱者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


 

重慶大廈,是香港九龍尖沙咀彌敦道36-44號的一棟混合公寓,1951年建成,擁有很多廉價賓館、商店、食肆、外匯兌換店及其他服務行業。由5棟17層樓宇相連,約有160間小型賓館及500多個租用的住宅單位。


 

大樓內廉價旅館林立,住宿費便宜得超出想像,200元港幣的標準套房就是重慶大廈中最奢華的住所,50元港幣一晚的床鋪也有空調、公用的淋浴間和廚房等設施。

 

不帶浴室的房間雖最便宜,但需共用廁所及浴室,對女背包客很危險,重慶大廈是強奸案的頻發區,人流混雜的廉價旅館也便利了毒販交易,黑人和棕色人種賣給白人毒品,難以追查。


 

甚至有務工人員,住在樓頂棚的沙發上。

 

從尖沙咀地鐵出來,很好找到重慶大廈,破舊的樓體、狹隘逼仄的過道,與孔洞般密集的窗戶間,穿插著外掛式空調機和支出來的晾衣竿。

 

過道出沒著膚色不同表情曖昧的人,招攬生意的牌匾很密集,日本、歐美的背包客,和中國窮遊學生是主要的外來住客,以至於中國語言培訓機構,都來這兒撈背包客去當外語老師。

 

 

 


 

重慶大廈的一層和地下一層都是店鋪,大多屬於東南亞商人,咖哩餐館、旅店、莎麗服裝店和外匯兌換處,緊挨著聚集在一起。雜貨舖售賣衣褲鞋襪、首飾、音響、電話、工藝紀念品,甚至還有賣藝的,南亞小吃店一塊牛肉餡餅只要幾塊錢港幣,完全沒有香港的高消費踪影。

 

作為生存技能,這些外籍商家都講著一口標準的粵語。


 

 

「非洲委員會」工作者迪克森,他希望通過委員會讓更多非洲人來香港過上好生活。

 

大廈內約4000個住戶中,除了遺留的香港少數族裔,上海人、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南亞裔、以及來自不同非洲國家的人最多。

 

他們在大廈內,當餐廳工人或販賣手錶、手袋,務求以最快的速度來賺取金錢。據說,不同民族不同膚色的人,都按不同方位居住,井水不犯河水。重慶大廈猶如「聯​​合國版」九龍寨城。


 

2007至2008年,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有20%的手機都來自於重慶大廈,俗稱電子設備「黑心臟」。但隨著人民幣匯率的上漲和勞動力成本的增加,中國大陸產品的價格提升了,而便宜商品正是重慶大廈存在的基礎,一些商人不得不尋找更廉價的貨源地。

 

另外,由於中國對非洲的簽證限制放寬,商人可以直接去廣東進貨。「低端全球化中心」的未來,引起了一些學者的興趣。


 

 

美國人類學家麥高登,在重慶大廈居住,並寫了本書《世界中心的貧民窟:香港重慶大廈》。但他認為,來到這裡做生意的人並不是真的窮,在自己的國家,很可能是成功人士。

 

如果租金太高,警察緊盯著那些非法勞工,重慶大廈就會變成普通的商場,失去優勢。如果它百分之百香港化,就沒人喜歡它了。


 

在香港,警察不能隨便逮捕這些勞工,除非親眼見到他們收取酬勞,因此這是很難的。所以,存在一些非法勞工,並非不可容忍,而且他們也沒有搶走香港人的飯碗。


18

重慶大廈A座3字樓的李氏賓館。

 

談到住宿環境,麥高登說:「雖然很小但很舒服,有空調。床是好的,沒蚊子,住在裡面沒問題。如果想多一點空間,可以訂間雙床房,把行李放在一張床上,自己睡另一張。」


但外部裝修並沒有及時翻新,狹窄的電梯,五個人一起乘搭就已經很局促了。


老化的電路設施和塗鴉。


顯示各國時間的鐘錶。


320多個監控攝像頭和24小時在各個樓層巡視的保安,以穩定秩序。


 

重慶大廈外的站街女,多半是泰國印加非法移民,害怕被查身份,願意在樓道裡做。香港合法色情業制度,允許一樓一鳳,即樓單元內可以有從事性交易者,但超過一名樓鳳,即視為賣淫集團,在警方清掃之列。 「不得依靠妓女為生」法例,即若有第三者通過他人的性交易而獲利,比如組織管理者、皮條客等,都不合法。

 

香港這個地方,尊重人的慾望,給人謀生的空間,社會每個發展階段,都會有相對應的措施。投資者穿州過省「一支公」(一個人)過來香港,肯定會找妓女,有條件就上,沒有條件就創造條件也得上。


香港黑社會「新義安」成員露出幫派紋身「龍身鳳翼」,新義安勢力,大至活躍國際,小至坊間酒肆。


 

 

賭馬,是重慶大廈裡的一項不分國籍的娛樂活動。1971年以後,限時賽馬會每年舉辦約700場賽事,馬會接受場外、電話及自助終端機投注,有超過100萬個電話投注戶口,給香港政府貢獻相當大的稅收。


 

王家衛在尖沙咀長大,曾有很多明星住在重慶大廈,香港最好的夜總會,就在它的地庫。但後來慢慢變成遊客、印度人租住的地方,賭檔、妓女層出不窮,他就被父親禁足此地。後來在拍《重慶森林》的時候,就選了重慶大廈做故事的發生地。


 

整個拍攝過程,劇組其實都是偷拍,大廈委員會怕承擔負面的影響,駁回了王家衛的申請,所以才有了那些搖晃的鏡頭。

 

第一次進重慶大廈取景時,保安拿棍子打杜可風,杜可風扛著機器就一路擋一路拍,直至雙方對打,保安打電話報警。最後,在警察離開1小時之後再回來繼續偷拍。


《重慶森林》林青霞假髮、墨鏡、雨衣夢露造型。利用幾個印度人運毒,印度人欺騙了她,她殺了這幫印度人後逃走,在酒吧遇上了失戀便衣警探223。她在重慶大廈疲倦睡著,223守護她一夜在清晨離開。


彌敦道玩偶店門外。


 

衣服和皮包貨舖行。


印度人賣紗麗的店。


推著手推車成群結伙的印度人。


 

重慶森林,是香港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這個時代過得太快,一生裡可能沒有貫穿人物,沒有情節交織,唯一有點關係的,是大家可能都是一個地方的常客,偶爾在這裡擦肩而過,毫無意義、毫無戲劇關聯。而這,正是我與你們之間的聯繫。


 

2016 10/07 17:00 PM

byFHM男人幫